流体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流体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明年或出现资金推动性行情

发布时间:2020-10-16 23:32:14 阅读: 来源:流体管厂家

“明年或出现资金推动性行情”

“公募基金经理不是要做巴菲特,而是要做彼得·林奇,他就是做公募基金经理的。不像巴菲特,彼得·林奇买的股票没有哪一只会放十年,他总是不断地翻石头(指寻找新的好股票)。”今年38岁的中欧基金投资总监周蔚文说。  周蔚文在接受早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之所以对彼得·林奇推崇备至,是因为他的可复制性。“他是做研究员起家,接着做了研究主管,然后做了基金经理,也是很快就累白了头,随后,决定换种生活方式,就陪家里人去了。跟我们有共同的语言和共同的经历,我觉得具有复制性。”  资料显示,周蔚文先后担任光大证券研究员、富国基金研究员、基金经理,2011年加入中欧基金担任投资总监,目前担任中欧新蓝筹和中欧新趋势的基金经理。  周蔚文说,他的投资都是根据公开披露的信息作出的价值判断,不喜欢去赌重组股等不确定性的股票,“你不能为了排名去买一些你认为风险很大,收益也可能很大的股票”。这样的投资偏好使得其投资业绩相对平稳。  统计显示,周蔚文此前管理的富国天合在2008年和2010年分别取得了-46.75%和7.24%的收益率,均领先于同期上证指数近20个百分点。而在其任职期间,富国天合累计取得了142.34%的收益,高于同类基金135.34%的平均收益。  而对于眼下的市场,周蔚文并不悲观。值得一提的是,他管理的中欧新蓝筹的仓位上线为80%,而截至6月30日,该基金的仓位高达74.79%。  “如果明年经济不太好、货币政策放松,有可能像2009年那样,出现资金推动的行情,因为股市相对社会其他大类资产显得有价值,并吸引社会资金。至于具体行业,新型煤化工、环保、医药都比较看好。”他说。  “先要摸清产业链”  从1999年正式加入光大证券算起,周蔚文至今在证券市场已经做了12年,他说自己是调研上市公司数目最多的基金经理之一。  “我记得调研的第一家上市公司是深圳机场(000089)。那时我研究公用事业,而公司当时不鼓励研究员外地调研,我想,不去外地调研,在深圳市调研应该可以吧。于是自己掏钱去深圳市的上市公司调研,现在已经忘记当时是打车还是坐中巴去的深圳机场了。”  2000年,周蔚文加入富国基金,在担任6年研究员后,于2006年11月份开始担任富国天合基金经理。“这期间我看了很多公司,包括做基金经理的前期仍然在大量调研上市公司。”  “我现在对我们同事说,研究公司首先要对这个行业的模式搞清楚。如果是制造业,你首先要从原料采购开始分析,一直到最后产品交到客户手里。这个链条中每一个环节都分析一遍,就会发现最赚钱的地方在哪里,或者风险在哪里,并能掌握哪一家上市公司在哪个环节上有优势,哪个环节上是劣势,这样你才看得细。”周蔚文说。  基于此,周蔚文并不鼓励中欧基金的研究员盲目地调研。“我跟我们同事说,如果事先没有做好准备,调研的收获可能还不如在办公室做一些公开资料的整理收集。如果有些问题是你了解不了的,觉得迫切要去上市公司,效率会高一些。”  实际上,更大的困难在于对行业的理解。“比如某些已经被市场证明了的牛股,即使去了公司也问不出什么东西,关键在于对这个行业、对这个产品的理解。”  目前,周蔚文去实地调研的次数比以前有所下降。“一方面因为忙于完善公司的投研架构,另一方面,各行各业的公司去了很多,基本上有了总体的了解。现在的招股说明书我都会看,有些看好觉得需要去的,才会去。”  “寻找社会变化趋势”  早报记者问周蔚文,目前包括深圳、上海两个交易所共计有2000多家上市公司,如何去寻找有价值的投资标的?“这么多公司不太可能一个个看,除非用数量的方法进行筛选,寻找投资机会。我更多的是从行业的角度,寻找未来几年增长性比较好的,也就是实体经济中或是区域经济中的亮点。”周蔚文说。  他进一步解释说,做投资的人看的面比较广,宏观判断上比公司高管具有优势,但是做投资的人多半没有做过实业,对上市公司发展的判断,很容易进入一个误区,只看到上市公司的扩产计划,“扩产百分之百,认为收入也会增加百分之百,好像利润手到擒来,实际上想得太简单了。”  此外,周蔚文认为,寻找社会变化趋势,以此来投资是十分重要的。  有例子为证,2009年下半年(这段时间),当时市场称其为后四万亿现象。周蔚文当时判断说,2009年政府花四万亿投资基建,框架搭好之后,第二年就需要内部装潢,因此他们当时投资了该业务的上市公司,最终获得了不菲的收益。  另一个例子是关于某家纺公司。“对于这个行业,很多人认为,第一,受房地产影响比较大;第二,技术壁垒很低,大家都可以进入,后来我把这些东西都考虑了一遍觉得问题不大。”更为重要的是,周蔚文发现社会对品牌的认知度已经开始提高这一趋势,最开始大家穿衣服、穿鞋子讲究品牌,后来连穿内衣也讲究品牌,现在床上用品也如此,“还有一个核心是我看到当时的销售渠道不多,包括在香港上市的很多消费公司,有的有5000—6000家店面,但是家纺行业当时的店并不多,因此觉得空间很大。”  “不玩重组股”  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周蔚文在震荡市或者熊市中表现则会更加突出,而在牛市中相对并不那么突出。比如,周蔚文此前管理的富国天合从2007年至2010年,收益率分别为118.17%、-46.75%、71.05%和7.24%,而同类基金的平均回报为132.95%、-53.38%、73.31%和0.23%。周蔚文说,自己并不擅长在牛市中操作,“牛市看势,熊市看质,我更喜欢有确定业绩增长的公司。”  “大牛市就是鱼龙混杂,什么都涨得很好,就像2007年一季度,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是股神,我碰到的出租车司机说,下个礼拜就不开出租去炒股票了。短期来说,股市的走势就是资金决定的。而这两年一个比较明显的现象就是社会上的资金更活跃,基金的比例在下降。”  一个更能体现这种特征的例子是,周蔚文在股市中除了重组股和军工股没有赚过钱外,其他行业先后都有过赚钱的经历。“那些东西不确定性太大,投我自己都不相信的东西,我熬不住。”  那么,对一个公募基金经理来说,如果在牛市中业绩增长比其他基金慢,如何面对排名靠后的压力?  “以前压力比较大,现在会好些。我发现用我自己的理念来投资,最后总体来说是赚钱的。当然,有时候也要考虑短期的东西,因此各方面因素都会考虑一些,如果从风险角度来看觉得可控,也会尝试参与。”周蔚文说。

alevel补课

英国alevel课程

alevel考试辅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