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体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流体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如何喂饱世界粮价上涨影响全球餐桌灰绿盂兰

发布时间:2020-10-18 17:50:41 阅读: 来源:流体管厂家

如何喂饱世界:粮价上涨影响全球餐桌

由于严重干旱导致的全球谷物价格上涨即将影响全球人民的餐桌

由于严重干旱导致的全球谷物价格上涨即将影响全球人民的餐桌,从危地马拉到印尼。好在世界已经从2008年粮食危机学到宝贵教训,这一次我们能避免社会动荡吗?

我们的故事始于美国中部爱荷华州的大草原城(PrairieCity,Iowa),农场主高登的农田里。过去57年,他一直在耕作着这块地。这是世界上最肥沃的土地之一,出产玉米。平均而言,这里每英亩土地每年能产出200蒲式耳,这些玉米被运送到世界各地,从美国的密歇根州到非洲的马拉维,作为饲料或者食物。

可是今年情况不同。

高登走在自己的田里,玉米长势很矮小、稀疏,很多玉米没有结穗,结穗的也多半没有长成,因为今年的严重旱灾,他遭受减产40%的损失。他说:“现在担心的不是一下子就破产,而是担心明年怎么办,明年一定要有足够雨水才行。”

高登担心的事情同样是“美国面包篮”地区所有农民担心的,而这种担心将影响全球,从危地马拉到印尼,从印度到索马里。自1955年以来,这是美国遭遇的最严重旱灾,将导致全球最重要谷物作物的价格上涨。由于美国之外的其他产粮区也经历极端天气,所以美国干旱所造成的影响还将加剧。最重要的是,世界最主要大麦出产地俄罗斯、乌克兰和环黑海地区今年也遭遇中度旱灾袭击。在全球第二大小麦出口国澳大利亚,今年的降水量也严重低于平均水平,澳大利亚11月出具的报告表示预计至少减产10%。干旱的影响将沿着全球粮食链发生多米诺效应,一个紧迫的问题环绕在人们心头:人们对高粮价的忍耐力是多少,这会不会再次引发社会动荡?

这并非胡乱猜想,世界曾经走到这样的临界点:在2008年,全球粮价飙升,几乎所有粮食消费大国的储备粮都告罄,几大洲又同时遭遇旱灾。面对那样的“意外”,从俄罗斯、巴拿马到菲律宾,很多政府做出了最坏的选择,他们急于到世界粮食市场抢购进行储备,很多粮食出口国则干脆禁止出口,政府的恐慌性行为进一步催高粮价,导致投机者涌进市场,就好像狮子跳进羚羊群里捣乱一样,结果是价格进一步升高直至彻底脱离供需法则。

紧随其后的是很多国家爆发“面包骚乱”,发展中国家海地、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埃及和喀麦隆皆不能幸免,共有30多个国家发生不同程度的骚乱。在2008年的大危机之后,2010年世界粮价再度小幅上涨,这重塑了中东地区的政治格局。今年4月以来,随着粮食期货价格开始上涨,各大产粮国减产的消息不断传出,在世界最大的几个交易所已经出现隐约的不安,但是这一次有一个本质性不同,那就是至今还没有出现社会性恐慌。各国政府已经从2008年危机中学到宝贵教训,从2008年之后都抓紧储备粮食,皆意识到极端气候、需求增加和粮食供应紧张已经成为新的全球现实。

并非说这次干旱对世界没有影响,在很多发展中国家,如果粮食价格上涨20%,就意味着家里的孩子不能上学,无法有应急储蓄,甚至家人要开始挨饿,此时政治和社会压力就开始积累。但是2012年的旱灾也是一个窗口,让我们有机会看到在经历这么多极端气候灾难后,人类的应对能力是否提高?世界粮食供应机制的相互依赖度如何?未来还有什么需要改进?长远看来,改进世界粮食供需体系的压力将持续存在,因为我们的星球将变得越来越热、越来越干,而世界人口将越来越多。

世界人民完全屈从于气候、季风和当地作物产量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20世纪出现的“绿色革命”大大提高了谷物亩产量,产出大量廉价的粮食通过全球贸易送到世界每个角落,完全改变了地球上人们的生活质量。但是这种全球粮食供应体系也意味着,只要美国和俄罗斯遭遇主要灾情,各地都将受影响。

高登很清楚农业的兴衰循环有时会造成灾难性后果,在他刚刚从事这个行业的那一年,他就遇到1955年美国大旱,当时几乎没有农民购买旱灾保险,而今天85%的农民都有了保险。在艾森豪威尔当总统的时代,耐旱的玉米品种还没有出现,而且当时农民只知道种植玉米,不知道多样化。今天玉米的耐旱能力比50年前提高很多,而且农民也尝试种植大豆,大豆在夏季干旱时的产量比玉米高得多。

但是,玉米依旧是爱荷华州甚至是整个美国的农业命脉,不仅对像高登这样的农民如此,对牧场主以及养鸡场同样如此。除了养殖行业外,生物燃料行业、植物油行业甚至是饼干厂都指望着玉米。今年夏天开始,玉米价格已经上涨50%,美国的消费者和很多农场主已经感受到压力。

美国农业部预计,在2013年平均美国家庭的食品开支将比2012年上升4%,对几种主食例如面包和肉类,涨幅甚至会超过10%。

明尼苏达州的农场主约翰已经采取对策,减少了2013年12000只小火鸡的预订量,他认为玉米减产导致饲料价格上升,养大了火鸡估计也是赔本,和很多农场主一样,他表示如果没有政府资助,未来几年美国农民的日子会很难过。整个美国西部,过去几个月农场主都在减少牲畜存栏量,今年夏天的统计数字显示,美国的牛存栏数为9800万头,是197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虽然饲料价格上涨,但农场主只需要挺过6个月就好,明年开春的时候,估计肉类和禽肉的价格会上涨,能抵消饲料的额外支出。对于美国的消费者来说,所有的价格上涨还是“微不足道”的,因为过去几十年来,家庭食品支出占总收入的比例持续下降,目前低于15%。

可是在世界其他地方,这个比例要高出很多,有的家庭要支出劳动收入的50%用于填饱家人肚子。

危地马拉一半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下,其中还有很多人每天因为三餐挣扎。几百年来,从玛雅文化在尤卡坦半岛兴起至今,玉米一直是当地人的主食,玉米面被用来制作玉米饼,每人几乎每餐都要有玉米饼。两年前,1格查尔(危地马拉当地货币,1格查尔相当于13美分)能够买5个玉米饼,现在只能买到3个。除了玉米饼,其他食品的价格都在上涨,政府统计,一个4口之家一天想吃饱需要支出85格查尔,相当于10.70美元,这远远超过大部分人每天的最低工资。

危地马拉以及中南美洲的其他国家对美国农业产量和政策的依赖度比任何时候都高,它们都是纯粹的粮食进口国,完全依靠从美国运来的粮食。根据统计,在中美洲消费的玉米,99%来自美国,因为美国和中美洲的自由贸易协定,这种高依赖度更加固化。《中美洲与美国自由贸易协定》在2005年于参院勉强通过,之后美国向中美洲5国出口玉米的金额翻倍,达到今天的10亿美元。

如果干旱是催涨粮价的唯一因素,那么危地马拉和其他中美洲国家政府应该能躲过直接冲击。从理论上说,他们能在玉米供应量充裕、价格便宜的时候大量购入存积,然后在好像今年这样困难的年份放出。但是它们没有机会这么做,因为玉米价格在这次旱灾之前一直上涨,部分原因追溯到2005年美国通过的另一项法案,那是需要大量玉米的生物能源法案,要求玉米和谷物提炼的乙醇大量添加入商品汽油中。在这项法律下,美国政府希望到2022年的时候每年向商品汽油添加360亿加仑生物乙醇。

今年,大约40%的美国玉米用于生产乙醇,相当于全球玉米产量的15%。爱荷华大学最近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从2006年到2009年,因乙醇导致世界玉米价格上涨36%。塔夫斯大学的粮食专家蒂姆斯·怀斯表示,从2007年开始因为生物能源的需求,全球粮价上涨20%到40%。遇到旱灾的时候,对于粮食完全依靠进口的墨西哥和其他中美洲国家,日子将非常艰难。

虽然这次粮价上涨袭击全球很多发展中国家,但是亚洲国家大都避过风头,得益于精明策略。从4年前危机之后,印尼、菲律宾和印度都大幅增加政府存粮量,尤其是大米,以此限制投机、避免粮食市场出现泡沫。在去年夏天,小麦、玉米和大豆的价格出现短期内低位,下降了20%,而大米的价格在4年中基本维持稳定,创造了政府存粮的机会,也给超市里的消费者提供价格缓冲。存粮是抑制投机和泡沫的关键,2008年在很多亚洲国家出现大米投机,但是在日本没有出现,因为日本政府一开始就宣布存粮富余。投机者一旦意识到政府存粮能随时投放进入市场,马上偃旗息鼓。很明显,有储备是危机时候减少恐慌的最佳机制。

上个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粮食价格一直处在低位,很多人以为全球粮食供应问题已经彻底解决,虽然很多地方还有因为气候或者战争原因导致粮食减产甚至是停产,但是高产杂交谷物以及高效的世界粮食市场似乎把饥荒这个纠缠人类几万年的瘟疫消灭了。正是4年前的粮食危机让人们反思。今天的亚洲似乎已经能应对此类危机,更令人担心的是拉丁美洲和非洲,这里玉米是数亿人的主食。

苏蒂尼在印尼首都雅加达的一个自由市场上卖豆腐,她表示因为原料大豆价格上涨,从今年7月起她已经被迫涨价50%,销量却因此一落千丈。这似乎说明亚洲并非所有国家和人民都“安然无恙”,印尼和一些邻国已经开始担心粮价上涨,尤其是大豆价格飞涨。对于印尼的2.4亿人民来说,大豆制成的豆腐以及豆饼是最主要的蛋白质来源,价格飞涨的另一个原因是夏末开始,大量投机者进入市场,印尼大约84%的大豆来自进口,全部从美国进口。坐在堆满垃圾的河岸边闲聊的家庭妇女们,最重要的话题,最近也几乎是唯一的话题就是食品价格。不可否认,今天的印尼人,大部分比他们的祖辈父辈生活好得多,但依旧挣扎在温饱的边缘。

印尼已经感受过粮食危机的淫威,这个国家一直缺乏免疫力。1998年一场金融危机导致经济停滞、失业率升高、货币巨幅贬值,雪上加霜的是,厄尔尼诺现象导致罕见大旱,重创当地农业。那一年,进口粮食和自产粮食价格都上涨,导致全国生活在贫困线下的人口当年就翻倍,从3300万猛增到6600多万。经济衰退和三餐不济引发各大城市街头抗议、骚乱,导致苏哈诺放弃权力,也制造了巨大的经济空洞,让印尼人耗费10年时光才能填平。

这一次看来不会发生社会动荡,至少目前通胀率还在印尼政府控制之下,国家经济也创造了20世纪末以来区内的最辉煌的奇迹。上个世纪70年代末,60%人口生活在国家法定贫困线以下,平均寿命只有45岁。到1998年的时候,贫困线下的人口仅占10%,人均寿命也增加至65岁。虽然富裕程度提高了,但豆腐价格还是举足轻重。今年7月,因为制作豆腐和豆饼的生产商大罢工,政府不得不降低大豆关税5%,相信经济影响还将持续很长时间。同时印尼政府试图重建已经废弃许久的国家后勤局,这个政府部门的传统角色是管理粮食价格,但在苏哈诺时代蕴藏了惊人的腐败。过去10年,由于印尼政府倾向市场调节的粮食价格,该机构实际上等于废弃。今年9月初,政府宣布新的后勤局将在全国范围内兴建28个大型粮库,苏西洛总统也敦促机构尽快恢复利用调控手段控制大米、糖、大豆和玉米价格的功能。

很多国际经济学家认为用政府调控手段控制粮价是注定要失败的,将引起市场混乱,这种失败曾经有很多政府经历过并引发悲剧。由此可以看出印尼政府有多么急迫想就新时代惩罚性高粮价寻找对策。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资深经济学家和分析家阿里夫·侯赛因说:“粮价上涨,如果是慢慢上涨还没有那么糟糕,伤害性最大的是暴力性上涨,这会影响政府的决策能力,过去5年来,这已经是第三次暴力性上涨。”

托米在雅加达经营一家小型豆腐作坊,生产设备很简单,几个木桩子上面是金属板,还有一个巨大的混凝土火炉,依靠木头提供燃料。作坊里共有14个工人,两班倒,生意好的时候,早上8点就开工,一直忙到晚上8点,但随着大豆价格上涨,订单明显减少。托米说:“我们不想涨价,因为可怜周围的人,但是很多这种规模的工厂已经倒闭,因为豆子太贵了。”

一些地区分析家紧密关注在中东地区是否出现跟粮价上涨有关的骚乱迹象。美国智库新英格兰复杂系统研究所(NewEnglandComplexSystemsInstitute)的调查结论是,粮食价格是导致该地区不安的关键因素,这已被证实。分析家担心,中东地区粮价如果持续上涨,可能出现新一轮麻烦。

埃及情况最不稳定。在这里,粮食和政治之间的密切关系甚至可以追溯到法老时代。今天,埃及是全球最大的小麦进口国,全国有一半人口,约4000万人,都依赖于政府配给的面包。最近几年来,政府配给的面包从尺寸到质量都逐年下降,整个国家都在与面粉价格奋战。埃及的外汇储备现在大约是150亿美元,已经从穆巴拉克时代的360亿美元下降不少,经济学家认为因为政府财力下降,如果面粉价格继续上升,政府会吃不消。目前还没有人清楚知道政府面粉储量到底有多少,也没有人预测,如果掌权几十年的军政府因面粉问题而遭受打击,埃及会否迎来更新的政治系统。

外界分析加猜测,如果今后对进口粮食的需求逐渐增大,各国政府面对世界粮价波动的免疫力会逐渐减弱,这会导致通胀率增加,如果这样经济发展会进一步减速,这无疑要影响到全球经济。

在美国爱荷华州,好像高登这样哀叹天气变幻莫测的农民,虽然不曾像印尼的豆腐商和危地马拉的玉米饼小贩那样遭受严重损失,却也开始思考,未来应如何应对越来越频繁的自然灾害?美国政府也应该考虑是否要建立政府粮库,建立粮食战略储备。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的官员认为,全球每个国家都应该认真思考,未来如何喂饱自己的国民,减少粮价动荡的后遗症?

气候跟人类的恶作剧永远不会停止,我们还将经历更多更严重的旱灾,这是肯定的。

昆明哪家医院治疗皮肤病专业

新疆治疗早泄医院

长沙治疗男性不育医院排名

合肥治癫痫的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