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体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流体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愿生生世世都做你的妻

发布时间:2021-01-21 08:06:13 阅读: 来源:流体管厂家

资料图片:李金岗一家。  宋世珍  我是一名警嫂,我的丈夫是沧州市公安局渤海新区分局民警李金岗。  1990年夏天,21岁的我遇到了22岁的他。那时,他在苏州读书,我在沧州市师范读汉语言文学教育专业。两个学生娃在父母的安排下,用最老土的方式开启了人生第一次爱情模式。相亲那天,他穿着干净的白衬衫、留着清爽的短发,他有点羞涩地看着我的眼睛说:“你好!我叫李金岗……”就这样,他走进了我的生活,融入了我的生命,我们相扶相伴,不离不弃,到今天已经整整29年……  终成眷属  62封鸿雁传书,分隔两地的距离,没有阻挡爱的脚步,1991年我们双双毕业,他被分配到原中捷公安局,我在中捷一中当了一名语文老师。当年十月,在家人的见证下,我们幸福地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两个穷学生,生活捉襟见肘,结婚时,没有婚纱,没有豪华的家电家具,我们就把家安在了金岗父母家南面的小房子里。新婚之夜,金岗搂着我说:“宋老师,家里条件不好,让你跟着我受委屈了……”我笑着对他说:“傻瓜,我看上的是你的人,只要你对我好,咱们一定会慢慢把日子过起来的!”金岗郑重地点点头说:“你放心,我这辈子一定好好待你!”金岗没有食言,他用29年的时光,在艰难坎坷的烟火人生里,默默兑现着他的承诺。  刚上班,我每月挣102元5角,金岗挣87元5角,生活虽然清苦,但父母慈爱,夫妻情深,我们的小家每一个角落都写满了幸福。1993年,儿子李皓出生了。小南房冬冷夏热,狭小拥挤,为了方便照顾父母,1995年,我和金岗把国库券都兑出来,连借带凑,拼了1.8万元在父母平房旁边买了两间平房,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小家。我的父母去世早,我把金岗的父母当成自己亲爹亲妈一样疼爱孝顺。婆婆疼我,公公对我也很尊重,我在这个家找到了娘家的感觉。从结婚到现在,无论一起住还是分开住,29年了,我和公婆连脸儿都没红过。金岗那时候是刑警,经常黑白不着家,我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着,每天下班都去给父母做饭打扫,洗洗涮涮。婆婆逢人就夸媳妇好,我见到他们也发自内心地亲近和热乎。  心惊胆战  金岗做刑侦,从1993年到2006年,一干就是13年。风里来雨里去,我慢慢习惯和理解了他的工作节奏,但是有一次还是被他吓坏了。那是1995年的冬天,凌晨2点多,他突然接到领导的电话,说一个负案在逃的犯罪嫌疑人在黑龙江黑河附近出现。他抄了一件军大衣,和我说了句“我得去东北抓人”就离开了家,走了好几天,音信全无。我担心极了,每天骑自行车去他们队上问消息。那个时候没有手机,联系很不方便,大队领导也只知道东北大雪封路,他们开车行进得很艰难,基本掌握了嫌疑人藏匿的大致范围,还在努力摸索中。我天天晚上提心吊胆睡不着觉,怕他们冰天雪地里开车不安全,怕东北的亡命徒下死手抵抗抓捕。直到半个月后的晚上,他终于风尘仆仆地赶回来了,胡子拉碴,咳嗽发烧,一脸的疲惫——东北零下四十摄氏度的极寒天气,把他和战友都冻感冒了。那一刻,我所有的委屈和担心都爆发了出来,我哭着嚷他:就不能抽一分钟找个电话给家里报个平安吗?你知道我这半个月是怎么过来的吗?金岗笑了笑说:“宋老师,别着急,抓捕不顺利,给你打电话也是白跟着担心,人抓回来了,我也全须全影回来了,给做碗热汤面吧,真是冻透了……”当我从厨房端出精心做好的汤面时,金岗已经歪在沙发里睡着了。  有苦难言  李皓从小就是个乖孩子,学习上进,听话懂事,知道爸爸工作忙,不能陪他,孩子很少和金岗提要求。那年,李皓四年级,感冒发烧导致肺炎。我当时正带毕业班,课业量很大,孩子得住院,我和金岗说,你能不能请几天假帮我照顾照顾孩子,他满口答应着去单位请假。半个小时后,等来了他的电话,不是请完了假,而是又要出差去山东抓人。他在电话里一个劲儿地哄我:“我真来请假了,还没等开口,就接到了电话,说我们盯了很久的一个诈骗嫌疑人在山东露面了,这小子太狡猾,我们不马上跟上他又窜了!”.他总是有一大堆让我无法拒绝的理由。就这样,我妹妹和几个好朋友轮流在医院守着孩子,我每天下了班就往医院跑,没黑带白地熬了一个星期。孩子出院了,原本就清瘦的我,一下又清减了四公斤。这样的事,在我们的生活中不胜枚举。  晴天霹雳  很多影视作品经常歌颂警察的英勇和睿智,年轻的女孩会觉得嫁给警察很威武,很有安全感,其实,真的和警察在一起过日子,体会更多的是提心吊胆,是夜以继日的孤单,是倚窗眺望的热切,是独自承担生活的辛苦……这么多年,我早已习惯了他生病在单位打点滴、从不请假回家休息的坚强;早已习惯了他抓捕歹徒时手指骨折都不知道疼的拼命;早已习惯了他每次异地抓捕逃犯,都撒谎说出去培训的善意;早已习惯了他上了案子就顾不了家的两难……  原以为,这样的生活虽忙碌却幸福,虽艰辛却圆满,直到2015年6月,那张如晴天天霹雳的检查单摆在面前,我们这温暖的家庭,一夜之间被命运无情地推下了黑暗的悬崖——我的血液检查肌酐数值达到207,尿蛋白3个加号,医生确诊我患上了三期肾衰竭,必须立即住院治疗。头疼、全身浮肿、血压高。拿着诊断书,回忆着自己这46年的生活,我哭出了声音。金岗把我搂在怀里,流着泪说:“别怕,咱们治,这辈子我永远不会离开你!”从此,我踏上另一条不同的人生道路——住院,吃药,抽血,检查,痛到全身都麻木,甚至想过放弃生命。  祸不单行  2016年,因为工作需要,金岗调到了中捷垦区派出所当了所长。就在这时,我们87岁的老爹突然患病,瘫痪在床。一边是患病的结发妻子,一边是有养育之恩的老爹,金岗的生活陷入了困顿,变得忙碌而艰难,他没黑没白,陀螺似的在家和单位之间奔波操劳。经常是在老爹床前守一宿,起早还要去单位上班。虽然他从没有抱怨过一句,但就这短短几年,他的头发全白了。  派出所的工作琐碎而繁重。他和战友们奋战在工作一线,我力所能及地帮他照顾老人。可是,上天不给我替他分担的机会。一天夜里,我突然发高烧,全身浮肿,高压220,低压120,连夜转院到沧州中心医院,医院当时就下达了病危通知书。经过三天三夜的抢救,我又一次从死神手里挣脱了出来。我在浑浑噩噩中醒来,看见守在床边几天没有合眼的金岗,当时眼泪控制不住地落下来。金岗握着我的手安慰:“没事,都过去了,咱们又赢了老天爷一次!”多年的陪伴,我知道,这个时期,金岗他们太忙了,让他放下所里千头万绪的工作陪着我,他心里肯定左右为难。陪了我两天,金岗每天得接几十个电话,我知道单位离不开他,组织和辖区群众比我更需要他。我叫来了儿子和妹妹,逼着金岗回单位上班。离开病房时,金岗强挤出一丝笑容说:“我去所里安排安排再回来。”我故意装作轻松地说:“快回你的派出所吧!黑白接电话安排工作,吵得我不得休息,快走快走!”金岗一步三回头不放心地走了。他不知道,在他转身的瞬间,我的眼泪已经控制不住地涌出了眼底。我想和他在一起,留恋他给我无微不至的照顾,我舍不得离开他,有他在身边,什么疼我都能忍,这世界没人能够替代他在我心里的位置。  生死相依  现在,我靠透析维持生命,每三天做一次血液透析,半月做一次血液过滤,一个月做一次血罐处理……金岗说我命苦,这辈子嫁给了一个拼命的警察,没享过什么福,净跟着担心受累,他总说欠我太多太多了。可他不知道,这辈子嫁给他,我从不曾后悔。  一滴水,融入奔涌不息的浪潮,才能释放永不干涸的能量;一颗星,投入星群的怀抱,才能辉映出霁月璀璨的光华。因为相伴,我知道你有太多不为人知的心酸;因为理解,我更想和你一起面对和承担生活的艰难。这一生,能够做一名人民警察的妻子,虽苦痛而无悔,若有来生,请记得和我相遇,愿生生世世都做你的妻!

秦时明月BT(星耀版)

跨越千年

乱斗三国

相关阅读